您所在的位置:
【一封家书】1841钱语涵

敬爱的母亲:

    见字如晤,不知您与小宝近日可安好,我们已有多日未见,我知道你一定又清瘦了些,疫情之下你又太多要操心的东西了,妹妹还小,不知疫情严重,日日喊着要往外跑,我又回了校,不知近况如何?我想你引以为豪的青丝一定又白了几根,你一定会笑呵呵的把白发扔去,但在夜里却又暗叹年华易逝。

    我一直是你最放心不下的人,甚至比不满三岁的妹妹还让你忧心,你总说妹妹奸猾,放出去不易吃亏,而我老实,最易吃亏,实在不想让我离家如此之远。

   可妈妈啊,你没听过一句话吗?傻人有傻福。我一定是这句话最好的印证者。我在这个学校里遇见了最棒的老师和最棒的同学,我还记得,来的前一天,你看着地上那一大堆行李,担心我一个人搬不上宿舍,可学校却早就想好了,一入校门,亲切的叔叔阿姨就争着抢着帮我把行李搬上了楼。一到宿舍,多日未见的同学们就叽叽喳喳的告诉着我寒假的见闻,还连连说着好想我……

    还记得来时你总担心我吃不惯学校的饭菜。零零总总塞了一行李箱的零食。可没想到啊,学校也早就想好了,除了食堂有干净可口的饭菜,连超市、炸鸡店、水果店也都开门了,再加上你给的零食,我又胖了五斤,估计在家,你又要敲着我的额头,说我是个管不住嘴的死胖子,嘿嘿嘿,还好你不在。

    说起来,妈妈你的担心有些时候还有些好玩,我还记得来校前几天,你还日夜担心我会不会得新冠肺炎,还做了个梦,说梦中我来校时白白胖胖,回来时就瘦的跟个甘蔗一样。还问我会不会是祖先托梦,让我不要回校。还自诩做梦格外的准,可妈妈这次你可失策了。学校的防疫工作做的可好了,别说新冠肺炎,我们班同学连感冒都没得过。

    妈妈啊,似乎在你心中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;或许是因为我小学时遇到的不好的事,一直让你担心,总觉的我又会遇见同样的事。可是啊,妈妈我已经17了,我不再是幼时那个无力的孩童了。我的同学也不是那年遇到的那些不懂事的同学了,另外再提一句,无论在你心中我是怎样的一个憨憨,你女儿可是个警校生,而且是个年年考第一的优秀的学生哦。

    妈妈啊,我希望你不要再为我担心了,妈妈你不总爱说自己老了吗?又新添一道皱纹,新增一根白发,总会说自己老了,总会带着担心的眼神望着我,生怕有一天自己不在了,没有人能再护着我这个傻子。

    可是啊,妈妈,操心最易使人老。所以啊,妈妈,不要再为我担心了,这些年你为我不停的忧心,真的老了好多,有段时间,我都不敢看你的脸,岁月在你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了,每每看到,我总会有意识到你已经不在年轻了,我总会后怕,怕你会就此老去,怕我会就此一别两茫茫。

    所以啊。妈妈求求你了不要在为我忧心了。

    此致

      敬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最爱你的女儿——钱语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2020年5月7日

作者:
编辑:
本栏目上篇:【一封家书】1841葛瑞丝 本栏目下篇:【一封家书】1852黄佳雯
版权所有:江苏省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 苏ICP备05047985
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:1440*900 IE6.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