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
【王传敏】新源之美

远方的朋友发来短信,到新疆这么久了,怎么没有看到你为它写点文字?沉吟半晌,回了一句话:不敢写。

这不是矫情的话,的确,我怕一落笔,就对不住新疆之美,一落笔,就像铁桶掉了底,哗啦啦,兜不住这桶水,全撒在地上。

提及大美新疆,冲击脑海的联想就是屹立千年的胡杨树,莽莽苍苍的戈壁滩,一望无垠的大沙漠,神秘莫测的喀纳斯湖……这只是旅游者眼中的新疆。不是有人这样调侃“旅游”嘛,所谓旅游,就是从一个你呆腻歪的地方,到一个别人呆腻歪的地方。边疆人到内地去,大概下车伊始,也是会艳羡小桥流水、粉墙黛瓦、吴侬软语、丝竹檀板。然而,如果要继续追问,江南到底美在什么地方?恐怕真的要思量一番。如果仅仅惊诧于地域差异,流于表象,也只能兴一时的新奇之叹,如刘姥姥进大观园。

知道新疆不算你的本事,如果你还知道伊犁,知道伊犁境内,靠近那拉提、巩乃斯大草原,还有一个淡雅小县城叫“新源”,我服你。

不到新疆,不知祖国之大;不到新源,不知新疆之美。我在新源,虽短短数日,却一直以新源来观照,新疆之美的奥秘在哪里?

新源县城三面环山,端坐于盆地之中,县城依偎着南面山岭,南高北低,县城道路三纵四横,方向规整,店铺虽没有内地县城繁华,但在这塞外边陲,也可算得上一方繁华。

目力所及之处,尽是山岭逶迤,连绵横亘于新源县城的东、南、北三面,造就了此地冬暖夏凉的小气候。

初来新源,随手拍了几张住地附近的风景花草树木的照片给朋友报平安,朋友在寒暄之余,不由啧啧赞叹,一树树金黄,加以碧蓝的天空作底色,太美了!朋友的话忽然让我如醍醐灌顶。或许,这就是大美新疆的硬核奥妙?!

大美之美,在于简单明了,要言不烦,自然大方,戛然而止,天然去雕饰,清水出芙蓉,不拖泥带水,不峰回路转。不巧言令色,不哗众取宠。

大美之美,在于光芒四射,激情澎湃,恣肆汪洋,直抒胸臆,率性而为,不装腔作势,不扭扭捏捏,不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
大美之美,在于来时不辞山高,不畏路远,如期而来,如约而至;走时风雪无阻,目送长路,雪满天山。

庄子曰,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新源有山,有树,有草原,有一河流水,有成群牛羊,它们就是天地与人交流的语言。

内地的白杨树树叶浓密,枝条张扬,而这里的杨树一律树干耸立,枝条瘦紧,来新源时正是深秋,叶色金黄,点亮你的视野。不像内地的杨树,纵使秋风秋雨频频侵袭,依然“黄肥绿瘦”, 不舍枝头。秋风渐紧,冬雪降临,原驰蜡象,山舞银蛇,一树黄叶迅速告退,黄叶遍地无人扫,秋叶之静美铺满一地。

季节转换也是那么的干净利索。新源地处盆地之中,钟天地之灵秀,冬天不冷,夏天不热。在新源,空调的没有市场的,最热的天,到了夜晚,也是凉爽宜人,亦无蚊虫的叮咬。春天虽然会姗姗来迟,但是,只要冰雪消融,嫩芽初上,不要三五天,大地就会铺金叠翠,织就一幅巨型的锦缎。盛夏时节,阳光灼热,但只要你往树荫处一站,顿时凉意风生,暑气消退。春夏的巩乃斯草原和那拉提草原,草高花旺,我过去不能理解的那句诗——风吹草低见牛羊,端的是在这里找到注解。少年读取万卷书,中年行走万里路,古人真不我欺也。草原美到什么程度,你只要知道当地人对它的昵称,“云中草原”、“太阳升起的地方”,这其中就看你的想象力了。想象无边无涯,美就无边无涯。新源初冬的雪,也是一绝,来时洋洋洒洒,铺天盖地,太阳一出,冰雪消融,倒真如内地人形象春雪的俗语——春雪落地,狗都撵不上。冬日艳阳,浩浩荡荡,铺天盖地,路边人行道上,你可以坐在长椅上惬意地打个小盹。

南山名叫那拉特山,山脚下有一条河,名叫恰普河。恰普河是伊犁河上流的一条主要支流,河水汤汤,河水潺潺,河水溅溅,逝者如斯,不舍昼夜,随着雪山融水的丰歉,河水与河床在季节变换中不断调整着交谈的身姿。

眼下正是初冬枯水时节,恰普河留不住万里行舟,但是,透过宿舍的南窗,可以看到山顶皑皑的雪,油然想起杜工部的那句诗: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”生活总是比诗文里的描绘更丰富多彩。远方的朋友在微信里嘘寒问暖,是否适应边塞的生活。我没有正面回答,就告诉他们,我躺在床上,就可以在南向的窗牖里看到远山上的白雪。既有诗和远方,眼前的生活还会苟且?

住处不远,就是农田。信步郊野,一片秋收冬藏之景。牛羊成群,唯有马儿三三两两,在收割过的农田里吃草,温暖的阳光倾泻在背上,苍鹰在空中飞翔,万类霜天竞自由,牛羊咀嚼着结籽的肥草,马儿享受着清泉,天空享受着白云的抚摸,牧人享受着懒洋洋的阳光……这一刻,作为路人的你,还要什么思想?还要什么干瘪苍白的感慨?只要闭着眼,做一次深呼吸,掏空身体的每一个毛孔,把阳光装进来,把清风装进来,把蓝天白云装进来,做一个全世界无与伦比的富翁!没错!眼里能看到的,是你的!手掌能触摸到,是你的!翕张的鼻孔里能闻到的,都是你的!谁都无法和你争抢。

初到新源,早就对新源的牛羊肉垂涎欲滴。饕餮之徒怎能抵挡住舌尖上的诱惑,利用休息日,隔三差五,跟着感觉走,一个饭店、一个饭店地吃过去。手抓羊肉,肥瘦相间,不需要佐料对味蕾的助力,靠的是牛羊肉自身的品质,食客大快朵颐,津津有味,全在一个“抓”字上。冬雪封山,御寒保暖,更有本地特色的马肉和马肠灌肉。某日深夜,有一哥们身着“两根筋”汗衫光着膀子在楼道里乱转,容光焕发,神采异常,究问缘故,答曰,马肉甚好,一时兴起,猛啖半盘,浑身燥热,难以入睡,出来转转。生猛的食客绝非江苏仅有,据当地朋友介绍,去年湖南的某位仁兄,在离疆之前,扪腹慨叹,这一年里,牛羊肉约略算来,享用近乎一百五十公斤。这食量,这胸怀,可直追当年沛邑樊哙之雄风。

新源的风土人情,当然不止美食与美景。摆进我个人的探访日程表,还有一大堆长长短短的名字。来时是秋冬之交,新源的这幅画卷,还有待我在未来时日里去耐心品味。

感恩生活的际遇,让我人生之旅,切换到一段慢慢行走的轨道,在高铁流行的时代里,我且独自享受这一段绿皮火车的慢旅程,光阴的故事,你若不急,我就慢慢地去诉说。





作者:
编辑:
本栏目上篇:【1771谢逸涛】五四爱国情,燃.. 本栏目下篇:【一封家书】1822裘诗筠
版权所有:江苏省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 苏ICP备05047985
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:1440*900 IE6.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