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
坚守,在灯火阑珊处
  2012-12-29 08:40:19 浏览次数:1395


“哥,妈是不是去世了……”

“呃,哪有,妈好好的呢,上次我回去……”

“你不要骗我了,我什么都知道,上次爸来看我,说漏嘴了,他忍不住说一句,你妈惨啊,我都没见上最后一面,你们打算瞒着我,我知道,就没有点破。会见结束,我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,妈还好好的,在家做饭呢,在收麦子呢,在给我织毛衣呢,我也想让自己相信,可每次想完,都很难受,我知道妈肯定是永远不在了。”

声波那端的服刑人员泣不成声,而复听的我也久久不能平静,我想到了自己,父母凝望着我长大,读书,工作,却蓦然发现,我已渐行渐远,已经望极天涯不见家,他们心情好吗,在这午饭时刻他们是精心烹饪还是马马虎虎又一顿。而做好工作,除了拥有共情是不够的,需要我们保持开放的心态,审视自己的情绪,能够“念起即觉,觉即不随”,在情绪升起时觉察,能够区分哪些情绪是我的,哪些是服刑人员的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对服刑人员的心理状态做出准确的判断,反馈到一线,协助一线干警做好管教工作。

“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地方创造文明,一个是科学实验室,一个是监狱,监狱的文明程度代表了法制和社会的文明程度。”这是于爱荣副厅长讲话时反复强调的一句话。文明监狱需要文明改造,文明改造除了有合理公正准确的计分考核系统来考察犯人改造表现,同样因为我们的工作对象是人,我们需要走进服刑人员的心里,与他的心灵接触,而进入另一个人的心灵是个可怕的过程,可怕就在于思想本身的不稳定,思想会扰动、会摇晃、会崩溃,可怕就在于我们内心压抑的伤痛、烦躁、愤怒、无助、无力感,那些我们不愿再见的情感会时时被激发重现。尤其是遭受不幸,阅进各种阴暗的服刑人员,他们时刻把自己包裹在盔甲中,防御别人是他们的习惯,谎言是他们的利器。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如何与自己的情绪和谐相处,于是我们可能悲伤,内疚,自责,我们可能愤怒,发火,斥责别人,但无论情绪向内还是向外释放,我们都不可避免的伤害了自己。

接近一个人心灵的同时必然走向自己的内心,我们会经历思想的扰动,摇晃,动荡,还会有进步,因此我们的工作也为我们提供了认识自己的路径,这也许就是任何生活经历都会滋养生命的原因吧。我们的工作不仅要了解世界,认识世界,还要评判、改造犯人的世界。难度首先来源于我们的思想,我们的生活经验、教育经历给了我们一套思想,我们通过这套思想来认识世界,我们从自己的经验出发来解读世界。我们已形成的思想会束缚我们了解世界,但它让我们觉得安全,相信世界是可控制的,因为我们知道它运行的规律,而愿意突破这种束缚,不带偏见的看待事物,不断推翻自己的看法,才能接近一个真实的人。工作难度同样来源于这是一份需要人格魅力的职业,如果我们不能公正执法,在服刑人员之间没有威信,当我们想要改造影响服刑人员时,他们内心便会抵抗拒绝;工作的难度也来源于我们内心的情绪暗流,我们内心压抑的,以为已经忘了的不舒适的情绪,会在工作中时时被激发。

因此,我们需要认识自己,了解自己,做最真的自己,不回避、不躲闪、不拒绝自己的情绪,工作中保持对情绪的审视,“念起即觉,绝即不随”,情绪升起能觉察,觉察到就不会做情绪的奴隶。正视、处理、然后放下我们的情绪,在愤怒时、烦躁时、低落时,静静审视内心,审视曾受伤的自己是如何影响了今天的工作生活,情绪是如何控制我们,我们如何因为找不到方法而发脾气,而发脾气又加剧了挫败感。

带着固有的思想,我们很难认识服刑人员的复杂,而突破思想束缚的过程中,我们会发现自己思想上没有了依靠,思想会动荡不安,在动荡的过程中,新的思想萌芽已经产生了。我们愿意突破固有思想的束缚,不带偏见的认识一个人,不断推翻自己的定见,抵达一个真实的人,也更接近真实的自己,我们改造着别人,也修炼了自己,升华了自己,成长了自己,成长后的风景一定更美丽,成长后的我们一定更从容,那会是我们喜欢的自己。

监狱是将服刑人员隔离开集中改造,最大程度保障社会安全稳定的地方,它不像科学实验室充满鲜花掌声,但同样在另一群人的世界中创造文明。

这里,有一群人默然践行;

这里,有一群人寂静坚守;

在灯火阑珊处。

 

2012丁山监狱新警学员 张泽

培训部供稿

作者:jssfjx_pxb
编辑:
本栏目上篇:参加监狱工作的心得体会 本栏目下篇:新警工作第一步“点人头”——从警..
版权所有:江苏省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 苏ICP备05047985
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:1440*900 IE6.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